灰熊vs火箭录播:鑫融基.金融研究院:疊加與漲落,當前我國的經濟形勢分析

灰熊vs热火 www.kbmpf.club

2019年06月04日 10:41:07  來源:中網資訊商業
 

  當前中國經濟進入了如期而至和不期而至的多種因素疊加期,諸多的內生變量和外生變量相生相克,使其呈現出一個復雜性的系統特征,非線性的漲落變化使得現狀分析與短期預期難度徒增。我們作為一個遠離京城的民營研究機構,試圖在官方的信息中梳理出一些觀點,以饗讀者。

  一、中國經濟現狀與變量迭加

  1、經濟數據“有點囧”

  2019年一季度GDP增長率6.4%,相比2018年四季度,出現企穩信號。由于受到全球經濟下滑影響和貿易戰的沖擊,從4月、5月經濟數據看,二、三季度GDP增長率大概率會繼續下探。

  首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累計增長率同比下滑,2019年2月和3月同比增長-14%、-3.3%。到4月份同比增長-3.4%,可以看出當前企業經營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其次,2019年4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為6.1%,比3月下降0.2個百分點。其中民間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增長下降較快,4月增速為5.5%,相比3月,下降了0.9個百分點。表明固定資產投資的意愿有所減弱。

  再次,2018年下半年以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明顯換擋,“消費疲軟”和“消費降級”逐漸顯現。2019年一季度中國居民杠桿率上升至54.28%,比2018年四季度提高1.1個百分點,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內需的增長。

  2、杠桿又要去,又要加

  2018年的去杠桿效果明顯,總杠桿率穩中有降,但是2019年一季度卻出現了較大幅度反彈。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5月28日發布的最新中國杠桿率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宏觀杠桿率再度攀升,企業杠桿率大幅反彈。包括居民、非金融企業和政府部門的實體經濟杠桿率由2018年末的243.7%上升至248.83%,增加5.1個百分點。社會融資規模存量與GDP之比從2018年末的222.98%上升至227.57%,增長了4.6個百分點,已超過2016年再創新高。

  在經濟下行期,一方面,要堅持供給側改革和去杠桿,防范系統風險的發生;另一方面,“穩民生、保就業”重于一切,經濟的問題最終要通過發展來解決,發展就離不開加杠桿。需要在“去杠桿”和“加杠桿”中尋找平衡點。

  3、樓市、車市壓力大

  房地產累計投資在2月-4月同比增長分別是11.6%、11.8%、11.9%,為近三年的最高值。處在當前經濟震蕩下行和轉型的重要時期,重啟房地產和大基建可以快速、有效地托底經濟,但同時也會有再次引發樓市泡沫激增的風險。

  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首次出現下滑,這種下滑趨勢在2019年又連續了4個月。我國汽車產銷在4月降幅同比擴大,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14.5%和14.6%。汽車市場產銷下滑也反映了居民消費信心的不足,以及消費能力的減弱。

  4、資本市場顯“頹勢”

  上市公司業績造假、欺詐成風,雷區連連,并且有愈演愈烈之趨勢,極大損害了投資者的利益和信心。信用體系的缺失,懲戒力度的不足,已經嚴重制約了我國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

  中國的資本市場,能否充分發揮其基本功能,有待于進一步的大力改革和開放。

  二、國際形勢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1、世界經濟下滑與需求弱化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捍衛美國國家安全為由,先后對中國、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多國挑起貿易爭端,全球貿易摩擦不斷升級,關稅壁壘驟然陡增,導致各主要國家的貿易進出口量出現快速下滑。

  同時,美國利用其軍事優勢和金融優勢,制造地域性緊張局勢,使得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更多的威脅和不確定性。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5月21日下調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的預期,從之前的3.3%下調至3.2%,同時,經合組織將2019年世界貿易增長率下調至2.1%,為十年來最低水平,全球經濟放緩跡象明顯。

  美國貿易戰在給全球經貿設置嚴重障礙的同時,還會引發更多的不安和恐慌情緒,嚴重弱化世界各國的內外需求。置身于當前惡化的全球經濟環境下,中國的出口必將受到很大沖擊,4月出口同比下降2.7%,這種外部沖擊產生的影響還將持續。

  2、中美貿易戰的惡性迭加

  自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來,美方對華加征關稅的商品規模不斷擴大,并從貿易摩擦快速升級至投資限制、技術封鎖、人才交流中斷、孤立中國等方面。

  2019年5月10日,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隨后不久,美國又開始對我國第一大民營企業華為進行公開的制裁,還有其他多家高科技公司,企圖像打壓中興通訊一樣,令其“休克”并最終低頭服軟。

  中美貿易摩擦必將具有長期性和嚴峻性,不會在短時間內結束。中美貿易談判存在波折和反復,即使達成協議,但也絕不意味著一勞永逸地解決了中美經貿摩擦問題。

  從中長期看,貿易戰本質上是改革戰,面對內外部形勢,最好的應對就是更大力度、更大決心地推動改革開放,建設高水平市場經濟和開放體制。而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產生的巨大壓力,會間接推動中國進行更深層次的改革,比如減稅、體制改革、資本市場改革等。

  三、中國經濟不確定性的增加及短期預判

  1、不確定性的增加

  (1)全球經濟整體放緩和貿易戰的升級,給中國的出口貿易和資本市場,尤其是外匯市場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

  (2)外部的沖擊,打亂了原有的供給側改革和去杠桿節奏,給中國的經濟復蘇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3)地方金融系統風險的暴露,給金融供給側改革帶來更大不確定性。“防風險和促發展、保就業”的沖突會給政策使用帶來較大的挑戰。

  2、下半年走勢預判

  中國經濟在2019年一季度出現企穩信號,這得益于2018年以來的一系列逆周期調節政策。在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整體下滑和貿易摩擦再次升級的背景下,中國經濟面臨著更大的挑戰和不確定性,預計經濟增長率在二、三季度將進一步下滑至6.2%-6.3%。但是,隨著國家逆周期調節的力度加大和體制性改革的加速推進,中國經濟有能力應對外部沖擊,實現經濟增長在四季度企穩回升至6.3%-6.4%。

  四、?;婪逗投圓哐≡?/p>

  1、高度警惕黑天鵝與區域性金融風險

  我國當前既要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改革和去杠桿,降低系統性風險發生的概率,同時又要結構性加杠桿,拉動經濟增長,保住就業,因為社會穩定是一切的前提。

  一方面,要防范外部“黑天鵝”事件對我國經濟、金融的沖擊。要防止資產價格劇烈調整導致的風險,資產泡沫可能出現在資本市場上,也可能發生在房地產市場上,還可能在影子銀行、金融衍生品方面。

  另一方面,要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尤其是地方中小銀行大面積風險暴露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2、加大逆周期調節的強度

  (1)為應對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金融供給側改革發力凸顯。央行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這種“精準滴灌”的貨幣政策可以有效降低民營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保證其流動性充裕。

  自2018年4月以來,央行已經連續進行4次定向降準和1次全面降準,但并未出現以往“降基準”或“降政策利率”的情形,本輪貨幣政策執行上呈現“小步快走”的特征,節奏和寬松力度實際小于往年。伴隨美聯儲加息周期的結束和降息周期可能重啟,我國的貨幣政策空間也大大增加。不排除下半年繼續降準或降息,以此對沖外需惡化加速和制造業投資滑坡明顯。

  (2)財政政策對沖外部風險的空間仍然較大。從2015年開始,我國的預算赤字率分別為2.3%、3.0%、3.0%和2.6%,2019年預算赤字率從2.6%回升至2.8%,狹義赤字率仍在3%的“紅線”以下。而廣義赤字率對應的財政工具也依舊充裕,地方專項債、政策性銀行債、特別國債等工具均有向上擴充空間。

  為對沖外部不確定性,強化內需對中國經濟的提振效果,更多的減稅降費、消費鼓勵等政策,預計也將繼續加大力度。

  3、向體制性改革要動力

  2019年4月1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經濟運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外部經濟環境總體趨緊,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結構性、體制性的”。

  經濟增長模式轉型已經提出整整20年,而過去成效不大的原因,就在于存在實現這一轉型的“體制性障礙”。 轉型成敗的關鍵在于能否切實推進改革,包括從簡政放權到制定市場進入的負面清單和對政府授權的正面清單,金融改革的全面深化,財政改革的完善,價格改革的展開,國有經濟改革亟待加快,以及建設自貿區,開創對外開放的新局面等。

  體制性因素改革意味著全面深化改革真正進入了深水區,破除體制性因素改革過程中阻力的難度將是巨大的,體制因素的改革釋放的經濟活力也將是持久的。

  當前外部因素的沖擊,可能會使得中國的體制性改革加速推進,這將為我國的經濟發展提供新的、更持久的動力。

  面對外部沖擊不確定性顯著增強的下半年,為確保經濟實現平穩增長:首先,宏觀政策預期會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發力空間仍然較大;其次,預期可能會加速推進體制性改革,消除經濟發展中體制性、結構性問題,重新塑造經濟增長動力,促進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逆周期調節和體制性改革的組合,將使我國的經濟迎來新的轉機。

  4、一帶一路的新格局

  中美貿易額占比中國全部進出口總額的10%左右,中美貿易的趨冷不足以對我國經濟產生巨大沖擊。我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已經耕耘數年,共建“一帶一路”也正在向落地生根、持久發展階段邁進,這將為中國的對外經貿打開新的空間,提供新的動力。

  參考資料:

  1、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資料

  2、《中國杠桿率報告》(2019年1季度).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

  3、《一季度中國杠桿率報告:重心偏向穩增長,宏觀杠桿率再度攀升》(2019年5月).第一財經

(責編:東 華)

推薦閱讀

關于我們 | ?;ひ餃?/a> | 網站聲明 | 投稿辦法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網站導航 | 灰熊vs热火 | 不良信息舉報:yunying#www.kbmpf.club(將#換成@即可)
京ICP備05004402號-6